关注和分享VPS主机优惠活动
www.vpsmr.com
腾讯云双11优惠活动

1000万教育和培训人员的起起落落:80%的人转行,7.4%的人掉队

VPSMR.COM最新消息:1000万教育和培训人员的起起落落:80%的人转行,7.4%的人掉队

在起起落落之间,老师们去了哪里?这是自2021以来的一个长期问题。

2021,许多K12从业者首次下岗,并首次作为受访者出现在各种媒体报道中;2020年,1000万名教师和学员与K12行业一起走过了“高峰”,他们将在2021年年中接受起伏。

2021,刺猬公社联系了几位下岗教师和受训人员,倾听他们在得知下岗后的感受,了解他们是如何从公司争取权益的。2022年进入所谓的“金、银、四”招聘季,ID:ciweigongshe联系了几位再次从K12转行的教师和培训师,探索独立个体在时代发展下命运的变化轨迹。

根据pull hook的招聘数据,7.4%的教育从业者继续留在教育行业,其中80%流出,其中8.7%流向游戏行业,6.8%流向人工智能服务行业,5.7%流向电子商务平台,以及短视频、软件服务和内容信息等多个行业。

本文涉及的职业转变方向包括大型互联网工厂的运营、猎头,以及一些人继续留在教育行业。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一毕业就进入了教育公司,获得了比同期毕业生更多的薪水。有的在工作中表现突出,有的是“螺丝钉”;有些人自愿离职,有些人被解雇;有些人成了招聘市场上的重要人物,有些人不得不削减工资。

不同的方向代表了行业变化下不同的生命发展路径。在他们的背后是人格魅力、教育、自我能力和工作方法的差异。那么,当教师和培训师找到这些途径时,他们是如何改变心理的呢?你面临什么样的招聘环境?什么生意进一步升温?本文将描述2022年行人培训的现状。

主动离开并进入互联网公司

回顾2021教育培训行业职业变动的总体趋势,除了下岗员工外,还有一些人在裁员风暴过后的8、9月份主动离职。这些人大多是教育和培训企业的团队经理。互联网公司是跳槽的方向之一,而操作岗位是大多数人的立足点。

王一二毕业于该校师范专业。在工作场所接受教育是正确的方式,也是正常的选择。在三大儿童数学思维企业中,她担任了三年的教学主管,管理着一支近70人的团队。从基层教师到管理层,压力往往伴随着成长。数据背后的“抗压性”和教学专业性是晋升的硬标准。

尽管他曾经是一名经理,但王一二仍然觉得总体环境对教育培训行业不友好。一些公司在招聘时直接标记那些没有接受教育和培训的人,并持有“除了讲课什么都不能做”的刻板印象。

从教学培训到互联网工厂,如何扎根和生存一直萦绕在王一二的脑海中。

生根是为了找到合适的土壤和位置。凭借过去在教学和培训中成长的能力,王一二很快在新的组织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以新人的身份扎根,抹去身上管理者的痕迹,并经常征求同事的意见。对他来说,把书和笔放在手里是很正常的。

生存在于找到光线和温度。王一二将教学培训中的工作方法总结为基本逻辑,包括知识框架和认知能力,并将其应用到大型工厂的工作中,作为他在这里生存的基本条件——提高教学培训机构教师的教学质量和大型工厂创作者的内容质量。

从团队经理到基层员工,身份认同的下降就像过山车,让人心跳加速。在决定转行的那一刻,王一二的行动清单中包括了弥补这个弱点,但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弥补这个弱点还不得而知。

赵佳没有经历过所谓的“对教育工作者的歧视”。相反,基于网络教育企业的知名度和声誉,人力资源部对赵佳的工作能力有积极的认知。

赵佳一毕业就加入了教学和培训行业。这是2020年教学和培训招聘最繁荣的一年。她先后在业务团队、运营团队和经理中工作。裁员后,赵佳作为团队的一员,明显感受到了工作环境中的负面情绪,机会越来越少,行业发展受到限制,因此转行成了出路之一。

借助在线教育的互联网基因,赵佳在一周多的时间里成功面试了一家互联网公司,并顺利完成了前后两项工作,这两项工作都是为了洞察用户需求,满足用户需求,提高各种数据目标。

行业发展状况、企业影响力和个人工作能力最终会在简历中呈现,等待招聘市场的审查。

大多数教师和学员在转行时都会尝试在小范围内犯错误,然后观察市场情况,修改简历,然后重新提交简历。因此,简历是教育和培训人们转行的垫脚石。这是一种新的能力,可以避免简历中教学和培训的“阴影”。然而,“许多人的简历不能反映他们的个人能力和具体工作,面试官只能根据他们对教学和培训行业的印象来判断”。

王一二的简历将削弱他的教学能力,并注重操作结果。在她看来,每个老师都有自己的长处。“教学和培训行业的教师将向社会证明,我们是全能的人”。在它的小红皮书账户中,有一段视频写道:“学会分析自己,获得一份软性的工作机会”。

赵佳还在小红的《人力资源最喜欢的简历特征》和《现在教育培训行业的人怎么样》一书中记录了她成功的职业转型经历,以帮助失业和离开北京的人。

赵佳的同事也选择留在原来的公司,跟随公司向成人教育或素质教育的转型;还有一些不是教育专业的新生。他们曾经因为薪水高而选择教学和培训。这一次,他们追求自己真正喜欢的行业。

“事实上,现在每个人都很开心。痛苦只是暂时的。”

离开教育培训行业后,赵佳的心情非常复杂。遗憾的是,她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没有得到长期的发展。同时,赵佳很高兴在毕业一年后遇到这样一个市场。至少试错的成本不是很高。

这位猎头在困惑中被选中,三个月后又回到了学校

郭兰现在是一所研究生入学考试机构的校长。他每天都有没完没了的消息。交流的对象是大学生。六个月前,她是一家教育培训机构的老师,负责一年级到三年级的孩子。

郭兰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她想要面对的大范围群体。现在,班主任只能通过应用程序聊天框与学生交流。与之前的讲台教学相比,它的成就感太少;薪水只是前一份的一小部分,甚至比我刚毕业的时候还要低。

尽管如此,郭兰也很享受今天的生活,觉得这是一种“甜蜜”。因为被解雇后,在那段混乱的时期,郭兰像一只受惊的鸟,渴望找到一个新的栖息地。乍一看,猎头似乎与教学和培训有更多相似之处。

在猎头公司工作了三个月后,郭兰意识到这两个行业完全不同。虽然他们都具有沟通和销售的性质,但在她看来,教育更注重感情,把爱放在首位,猎头把兴趣放在首位——这是她不能做的。她会不由自主地关心每个应聘者的内心想法,第二是促进订单。

在郭兰任职期间,他推出了多达8份简历,每周至少有一份简历。郭兰辞职时,只有两人进入了薪酬谈判阶段。另一人在郭兰辞职当天与他进行了预约。郭兰在辞职几天后联系了此人。当她得知自己肯定能得到这份工作时,她松了一口气,感到了比很久以前看到的更多的满足感。“三个月没有浪费。虽然她没有得到奖金,但她很乐意帮助别人。”

郭兰更看重的是自我满足。因此,从教师到猎头,角色转变后,郭兰的性格也在发生变化。“我发现我似乎不像以前那么自信了。”。有一次,在孩子们的“滋养”下,郭兰觉得自己开朗开朗,能够真正感受到工作的价值。

这种转变也反映在郭兰的穿着习惯上。在教学和培训中,因为热爱这份工作,郭兰每天都会换不同的裙子。穿上漂亮的裙子,做你喜欢的工作,这是郭兰过去起床的动力。进入猎头公司后,电源消失了,陪伴她进出工作场所的裙子被放在衣橱里,只能在她的心里飘动。

这种个体差异源于猎头行业的延迟满意度。

猎头需要平衡雇主和面试官的需求。如果甲方考虑得更多,则有必要抑制候选人的薪资期望,但也有必要向候选人展示猎头的价值:解释公司简介中的文字,介绍领导的个性和团队氛围,跟进面试,争取高薪。

只有当雇主和申请人都满意,并且申请人工作了3到6个月,在保修期之后,猎头才能收到所有费用。与教师角色的即时满意度相比,猎头的身份让她等待结果的时间太长了。

然而,郭兰在进入该职位之前从未考虑过这些差异,其他教学和培训人员也是如此。

由于他们在教学和培训方面的“风景”经验,他们在转行时不愿意接受销售,期待人力资源或运营,但缺乏相关经验。猎头公司已成为过渡职位。

在联系猎头公司之前,他们都认为这是一份简单的工作。产生这种错觉的原因在于猎头和教学培训之间的相似性——通过电话销售东西。然而,他们忽略了本质的区别——教育和培训行业将把用户资源分配给课程顾问,猎头公司需要主动获取候选人的简历。

因此,无能源于对行业和职位的理解不足,以及期望和现实之间的心理差距。

郭兰没有转向猎头,这不是一个例子。王静是一家招聘公司的猎头。在教育和培训行业裁员后,她采访了几位转行成为猎头的教学和培训人员。

王静对一位“情绪管理不佳”的候选人印象最深。由于猎头的工资远低于教学和培训,求职者自我介绍后,她首先告诉猎头的工资范围。话还没说完,整个候选人就开始生气,脸上的血管都露出来了,眼皮也在颤抖。“他说我在侮辱他,看不起别人。他觉得他应该在谈了至少半个小时后再谈工资,而不是一上来就谈。”。

通过这样的采访,王静感受到了教学培训人员下岗后的情绪变化。“每个人都变得非常焦虑。如果有一个词触动人心,心理就会爆发。”。

在这种压力下,接受现状的心态已经变成了一种无奈的改变。

下岗后,郭兰设定了工资底线,但面对事实,他不得不打破底线。“现在我基本上看到了这种情况。如果我一味追求达到原来的工资水平,我只能一直拖下去。所以试着改变,要么改变现状,要么改变心态。”

现在,在下岗并尝试其他行业后,她越来越觉得教育行业就像一壶陈酒。回首往事,她的味道又变好了,回味无穷。她忍不住又想喝醉了。她认为自己可以把学校设施当作一种休养,但她并不认为自己根本达不到标准。

郭兰计划在失去新生身份、研究生没有加分时“用曲线救国”。进入研究生入学考试机构是第一步,其次是研究生入学考试、考试和编辑。这条路听起来并不容易,但为了实现真正的自我满足,郭兰决定试一试。

教育轨道上的不同学科操作岗位

当资本退出K12轨道时,成人职业教育和素质教育成为网络教育企业的第二条增长曲线。根据中国综合终身教育平台大数据报告,到2022年,综合终身教育市场规模将达到3496亿元。成人职业教育包括it技术等职业技能培训、教师资格等资格认证培训、学历培训和兴趣培训。

业务转型、K12业务分工、人才结构优化、行业断臂生存现状体现在个人身上,体现在留在教育轨道、改变细分轨道上。

离开K12的深海,张玲像一条落网的鱼,向上游寻找适合生存的新海域。在大海中漂泊,张玲没有感受到她第一次辞职时想象的自由。相反,她发现即使她的思想被抽离了它,她的身体仍然迷恋它。她已经适应了这个海域的环境。换了地方后,她似乎连呼吸都不顺畅了。

世界上有太多关于K12的刻板印象——KPI压力很大,没有自己的休息时间,销售人员都是教学和培训人员。这些印象就像一堵铁墙,把张玲困住了。他逃不了。他只能自圆其说。所以她决定继续做纪律行动。

“我是一个非常粗俗的人。我非常务实。”当其他行业的工资达不到预期值时,张玲转身游回教育领域。像冒险一样,她冲进了成人兴趣培训,匆匆离开,然后投身于儿童素质教育。

对于K12的学科运作,张玲不需要授课或打电话给学生,主要是构建课程逻辑,研磨成品,并根据数据优化课程。然而,在成人教育领域,没有数据来优化课程。

这也反映了K12和成人教育之间的差异。首先,不同的用户群体导致不同的消费者需求。张玲的成人训练是一门占卜课程,属于兴趣课程,不同于K12的刚性需求。其次,大多数成年用户都有自己的工作和基础学习。在时间紧迫的情况下半途而废是很常见的。K12和K12在课程回购率和用户粘性方面存在一定差距。

张玲通过比较教育产品和牙膏来总结这种差异。

她之前的公司位于head,品牌影响力大到不必担心流量。她的工作重点是完善课程,推出高质量的产品,从而成为众多牙膏中质量更好的一款。“成人市场仍然只有一种牙膏。如果你想不想买,不买就没有牙膏,所以你应该找到买牙膏的人。”。

兴趣课程采用合作模式,需要教师提供资金。张玲的工作是控制成本,在双方都有利可图的情况下找到准确的用户。“学科运营的主要目的是赚钱,并负责整个课程的收入。”

张令鸣觉得K12不同于成人教育。“与始于互联网的在线教育公司不同,那些从事教育的公司更关心教育质量。他们能感觉到洪水过后哪个泡沫破裂了,没有教育基础的公司很难面对动荡。”

今天,张玲仍然怀念在K12的时光,他和同事们一起向刺猬公社发了一张合影,就像拿出了他珍贵的珠宝一样。在这张照片中,他们坐在电视台上,双手握着剪刀对着摄像机,嘴角抬起。他们无法掩饰自己的幸福。午后的阳光照在他们身上,延伸到周围的桌椅上。一切都安静而美丽。

张玲白天工作效率高,晚上一起玩。当他累了,他直接住在同事家里,这是张玲在K12的正常生活。当K12树的生长速度减慢时,它们也像落叶一样到处漂浮。对他们来说,欢乐和悲伤都是瞬间的。虽然他们不能再享受那站的日落,但他们仍然是K12中彼此的最后思念。就在几天前,张玲参加了一位同事的婚礼。一切都很美好,仿佛她从未分开过。

很快,张玲选择离开成人教育行业,加入一家面向幼儿的趣味阅读公司,这家公司仍然是一个纪律运作岗位。这并不是张玲的结局。下一步是出国留学,完成“名校梦”。

“双倍减薪”下的裁员和转业风暴激发了张玲的“名校梦”。受过高等教育的同事在离开教学和培训后可以很容易地进入互联网工厂,并转到他们喜欢的高薪行业。这让张玲意识到,“如果教育背景特别好,一个行业的变化对你没有影响,即使有一个,它也比双非人小”。

然而,这种转变并不成功,大多数教师和培训师都是通过减薪雇佣的。打开社交软件,在教学和培训人们的自述中找不到工作、困惑和焦虑。许多人把一切都归咎于教学和培训行业的沉默。

教育和培训是让他们的生活更美好,还是推迟了他们的未来?教师和培训师本身在这个问题上有不同的看法。张玲认为,这些人不是在教学和培训。K12的兴衰给教学和训练人员带来了温度和力量。“三万元以上的工资,包括三餐、一辆往返出租车和每小时500美元的学费,任何人都不应该拒绝。”。

“你不应该得到这样的薪水,但教育和培训可以负担得起。这场风暴帮助一些从业者看到了他们在这个市场上的价值。如果你自己的能力很好,你就不会责怪这个行业。”张玲坚定地说。

与张玲一样,7.4%的教育从业者选择留在教育行业。他们曾经是教育培训大楼的一角。在这种变化下,不同的教育轨道会起起落落。经过百转千转,他们最终将在教育的土壤中生根发芽,继续长成太阳。

未受影响的著名学校程序员薪水更高

网络教育在互联网上飞速发展时,程序员在人员结构上也呈现出快速发展的趋势。他们掌握了教育与互联网融合的技术,他们的教学和培训岗位偏向于互联网的性质。如果你受过高等教育,你就能很快找到新工作。

2020年,李旭从北京一所双一级大学毕业。网络教育产业的爆炸式发展让李旭觉得“它看起来很有前途,也有点突兀”。所以他来到了在线教育公司的负责人那里做客户开发

像大多数教师和培训师一样,李旭在2021被解雇,这完全出乎意料。他一直受到团队领导的重视。裁员名单是根据绩效得分排列的。李旭和其他排名靠后的员工是裁员的目标。此外,高薪员工也包括在内,因为裁员不是裁员的数量,而是工资。

李旭和其他下岗程序员同事建立了一个“辞职小组”,该小组还拥有大型互联网公司的人力资源。“你可以提交简历,感觉自己可以随便找到一份好工作”。

在招聘市场上,产品与研发岗位、学历的粘性较弱,招聘需求大,薪酬高。李旭解释说:“技术与教育本身无关。不管它是不是网络教育。”。因此,在裁员风暴中,许多产品经理主动提出了裁员申请,并在收到薪酬后成功完成了跳槽。

被动接受裁员后,李旭主动找工作。有很多公司可供选择,而且有足够的准备时间。与国外企业相比,网络教育的目标更高。为了顺利进入工作岗位,他花了两周时间准备工作,包括刷程序员面试问题、学习英语和阅读面试经验帖子。

过去的教学和培训经验也成为了李旭的奖励。为了快速发展,初创公司将扩大人才队伍,关注新人的成长。李旭经常有机会独立完成重要任务。“提高能力后,他将在任何面试中获得认可”。

因此,回顾自己毕业后选择进入教学和培训行业,李旭并不后悔。正是教学和培训的经验让他现在有了更好的选择。

成功在于快速发展;失败也在于快速发展。

对于前一家公司的快速扩张,李旭表示遗憾的是,“它很快就从一家小而漂亮的初创公司变成了一家大公司,大公司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管理越来越多,事情越来越莫名其妙”。在任职期间,作为一名内部员工,李旭显然感受到了资本快速整合对企业的微妙影响。这些影响不断累积。当限制性政策出现时,企业分崩离析,各种不好的面孔逐渐暴露在世界面前。

教学和培训成为热门行业

鲸鱼倒下了,万物都活了下来。教育和培训行业的衰落给其他行业带来了快速增长的“肥料”。

1.修改简历和产品操作培训

成功的职业改变导师已经证明了一份优秀且匹配良好的简历的重要性。不仅教师和受训人员将开设一个小红皮书账户,改变行为话题,开展简历修改服务,而且一些为候选人服务的机构还将为教师和受训人员提供简历服务。

如果你在社交平台上搜索“教育、培训和职业转变”,会有“非新鲜零经验”、“从头开始、低工资”和“经济压力”的帖子,关注教育和培训人员在职业转变中的痛苦。点击,尝试成为大多数人的想法。

简历只是第一步。随着焦虑情绪的蔓延,教育和培训人们的第二阶段是充实他们的思想,相关的职业培训针对的是这部分人群。虽然“产品操作培训”不是一个新兴的职场培训方向,但它仍然是教育工作者进入新行业和新岗位的通行证。

一些机构将提供简历和培训双重服务。培训结束后,将根据学员的就业意向修改简历。当简历仍与招聘市场不匹配时,院校将继续提供高级课程。参加培训、修改简历和参加培训的循环似乎是希望的方向,但它实际上将人们困在其中。

2.家庭教育指导师证书培训

家庭教育是指家庭教师证书的培训。从浏览器中搜索“家庭教育指南”,前三个是与培训相关的广告。据媒体报道,据北京阳光消费大数据平台统计,2021 7月至2022年2月,全网家庭教育导师的舆情信息达37.5%5万条,负面舆情信息达10万条,其中家庭教育指导师证的虚假宣传,占五分之一。

为什么家庭教育指的是家教证书培训会陷入负面舆论?

《中华人民共和国家庭教育促进法》颁布后,家庭教育越来越受到重视,人们对家庭教育的培训需求急剧增加。此外,在“双倍削减”之后,教育的重点已经从培训机构回到学校和家庭。一方面,它对家长的教育质量提出了要求,另一方面,培训机构的从业人员需要重新就业,家庭教育为两者提供了机会。

相关培训机构抓住这些背景和需求,以与国家机构合作的名义提高证书的含金量。一家培训机构告诉刺猬公社,证书考试分为“综合能力和素质评估”和“职业能力测试”。发布单位为中国国家人才测评网。除了证书,还有一张人才仓库卡,可以包含在人才数据库中。该证书在全国范围内通用,在全国范围内联网,并且可以终身检查。它可以用于全职、兼职和建立自己的指导室。

然而,2022年3月,中国国家人才测评网发布了《关于机构盗用中国国家人才测评网名称虚假宣传的公告》,指出其从未与国家家庭教育指导员考试培训中心进行过任何形式的合作,也从未颁发过任何职业(岗位)技能培训证书。

据光明报道。2022年1月,中国国家人才培训网发布了一份关于“家庭教育指导员”培训的声明,明确表示“家庭教育指导师”不包括在国家职业分类仪式中。与网站相关的培训属于专业(职业)技术技能培训,不属于职业资格培训和技能评估。

它实际上是一种技能培训证书,但打着职业资格准入证书的旗号;实际上,它是培训机构自发颁发的证书,但它构成了官方的证书颁发单位。虚假宣传只是负面舆论的一部分。付了钱后,学生们发现所谓的学习平台和考试平台都是非正式的网站,他们获得的证书也多种多样。最后,他们陷入了不退款、不就业的两难境地。

3.杀害儿童

儿童杀书的研发需要配备前端流量、后端交付、教学和研究团队。人才结构的需求和研发周期的成本使得许多教学培训机构在向素质教育转型时不敢轻易尝试。毕竟,与传统的精品课程相比,儿童杀书的市场意识相对较低。

2021 6月,锐刀琅琊儿童沉浸式教育开始发展杀书业务,“双倍减量”的实施促进了项目的发展速度。然而,直到2022年1月,锐刀琅琊才开始推广该项目。原因是剧本最初是根据成人剧本杀戮的理念发展而来的。在测试阶段,我们注意到了儿童心理需求的重要性,早期研发周期长是其中一个特点。

因此,许多教学和培训机构选择直接从saber Langya购买脚本,并使用儿童脚本销售课程。它可以有效避免停课后家长退款的风险,以及学生之前支付的课时没有填写内容。同时,考虑到成本和收入,我们可以继续使用原有的教师团队。

对于教师和培训师来说,有两种创业模式适用于儿童杀书业务。

一方面,你可以直接从sharp knife Langya购买脚本,并获得他们的登陆支持,包括培训、朋友圈营销脚本和脚本文案。“短时间内快速落地、快速盈利”是儿童杀书机构对教学和培训人员进行基准测试的一种模式。

另一方面,教学培训人员购买剧本后,可以选择与教学培训机构合作。教育和培训机构将不需要开店和寻找学生的成本,进入该领域和学生,并最终以利润分享的形式获得利润。与此同时,教师和培训师也将面临无基本工资和课时减少的压力。

后记

从2021 7月到今天,教书育人的故事仍在继续。虽然在公众眼中,裁员风暴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了变化,不值得成为舆论讨论的焦点,但对于教师和培训师来说,找不到工作的焦虑和无法适应新行业的疲劳仍然存在,体现在一顿饭或一句生命中。

当他们与刺猬公社交谈时,他们总是在交谈,好像从来没有人问他们在受伤和伤口愈合后是否感到疼痛。他们情绪激动,因为被解雇而不快乐,因为行业的重塑而快乐,因为离开而后悔。

但幸运的是,他们都再次在社会中找到了合适的位置,就像在线教育企业需要裁员才能生存,教育者需要转行才能生存一样。

对大多数教师和培训师来说,成功也是在线教育;失败,还有网络教育。

当网络教育的起起落落变成一本尘封的书时,很少有人再翻开它,试图去理解那段美好的时光。但它承载着教书育人的成就和痛苦,深深烙在个人身上。在经历了风霜之后,这些人被赋予了克服困难、继续寻找世界之光的勇气。

以上就是关于 1000万教育和培训人员的起起落落:80%的人转行,7.4%的人掉队 的详细内容,上述内容来源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注明: https://www.vpsmr.com/4847.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外VPS主机测评 » 1000万教育和培训人员的起起落落:80%的人转行,7.4%的人掉队
任何商家都有倒闭和跑路可能,本站仅分享优惠活动及信息,购买前请自行斟酌,衡量评估风险,自负责任。数据勤备份是最佳选择!友情提示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